您在這裡

臺灣STS學會於2008年成立,希望藉年會結合各領域專家同道,
從科技與社會的各種面向挑戰科技知識的建構與倫理、它與現代體制的複雜互動,及公民參與的關懷與創意。

2014年8月電子報

刊載日期: 
星期五, 2014, 八月 22
標籤 (Tags): 

                    

內容

主編的話    1

真正的元凶?我們的不知不覺   2

從高雄氣爆事件談預警、前曕導向的二階治理 歐陽瑜  台大國發所博士後研究人員   2

遲早的事故:對高雄氣爆事件的看法 陳政宏 成功大學系統系副教授   5

圍牆兩側的公民科學知識與工程專業知識 洪文玲 高雄海洋科技大學造船系/STS中心主任   7

環境、健康與安全(Environment, Health, and Safety, EHS)的災難應變思維看高雄工業大爆炸 翁裕峰/成功大學人文社會科學中心‧醫學、科技與社會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員   9

高雄氣爆相關討論及新聞    11

STS活動快訊    11

徵才資訊    12

徵稿資訊    12

主編的話

王秀雲 成功大學醫學系及STM中心

 

高雄的盛夏夜晚,本應是海風徐徐,逐漸涼爽。但卻在七月底八月之交的凌晨發生了丙烯外漏氣爆的災難,死傷人數眾多,一夕之間,許多事情為之改觀。

直到氣爆之前,人們並不知道高雄市區地下埋設了這麼多這麼長的輸油管,只欣喜於港都的日益美麗,有山有水,高捷與高鐵台鐵的共構更是國際化的象徵。高雄,彷彿從黑手變名士了。氣爆之後,隨著原來埋藏塵封在各處的事實不斷地出土,人們瞬間有另一番領悟。港都的美化與進步,原來只是表面功夫,城市的里肌裡還佈有工業動脈,危險的化學品在人口密集的城市裡四處暗暗奔流,工業的黑塵從地底迸發出來。在人們救災的忙亂哀傷與相互扶持之中,尚有政治小丑利用災難跳樑、保險業者趁機發恐懼財,與相關人士的推託修辭。

2010高雄市長陳菊的就職演說雖論及「減災防害,安心家園」,然而這裡所想像的災僅止於「氣候劇烈變遷、天災日漸頻繁」這類的天然災害,對於科技工業所帶來的風險則渾然不知,也不知人為與天然災害也可能混合而加成。此次氣爆也爆出了對於科技社會風險的無知,是大不幸,但現在至少必須要正視並學習與何與風險社會共存。

從科技與社會的角度,我們應該如何來了解這個事件?我們除了呼應地球公民基金會的訴求之外(包括政府應公布全台的輸油管線分布位置並採取安全措施),也要從知識的角度來反省氣爆事件。本期電子報分別從幾個面向來討論高雄氣爆事件。歐陽瑜的〈真正的元凶?我們的不知不覺--從高雄氣爆事件談預警、前曕導向的二階治理〉一文,援引Perrow的觀點,指出高雄氣爆是典型的不確定風險,是「在高度複雜的系統,與人機交互作用的複雜性中,使得安全措施被層層隱藏在系統的各種路徑中、抵銷、抑制,使得失靈事故變成常態與系統性,既無從防範、也無可預期。」面對這類的災難的風險,預警與前曕導向的二階治理有其必要性,也指出跨領域學習的重要性。陳政宏的〈遲早的事故:對高雄氣爆事件的看法〉一文也不約而同指出該事件是「遲早的事故」,並進一步分析事件每個出錯的環節,包括操作輸送的人員、輸送管的維修檢測工作及油管位置規劃與施工方式。若要降低這種風險,人員訓練、政府部門的橫向溝通及系統性地規劃等等,都是降低災難的重要策略。

洪文玲的〈圍牆兩側的公民科學知識與工程專業知識〉指出在台灣工業化的歷程中,各種工業工程如油管的鋪設,雖然都與在地居民安全息息相關,但卻都僅是科技菁英開創的事業,向來都缺乏與民眾的溝通,也缺乏民眾的參與。從此延伸,她也反省工程教育的問題,並倡議「為了工業作工程教育」如此才能造福社會。最後,翁裕峰的〈環境、健康與安全的災難應變思維:看高雄工業大爆炸〉一文除了呼應歐陽瑜的預警式風險治理架構,也指出由於工業的利益問題,公民參與並結合媒體揭露風險的重要性。

 

高雄氣爆事件發生已經十餘天了,大眾對於這超過三百位無辜傷亡者的心痛,以及對美麗、現代化港都竟在一夕間,變成包藏禍心的炸彈城市之焦慮,主要關切集中在責任歸屬、賠償、防災、賑災等議題上,似乎以為只要找出罪魁禍首與金錢,就能補償傷亡者家庭所遭遇的重創。事實上,這些關切點基本上多屬於既有治理系統內的一階(first-order) 觀察[1],未必能重拾高雄居民與-全民信任。

筆者以為,我們應藉由高雄氣爆事件慘痛經驗汲取教訓,以務實態度開始正視風險治理的二階(second-order)[2]後設問題—檢討超越既有系統背後「知的能力(kno-wledgeability)」與「管理的能力(manageability)」,轉型成以預警原則、前瞻(forward-looking)導向的永續治理模-式,才能正本清源,徹底調整現行的治理結構與其盲點,在下一次重大風險事件發生前,也才能有所準備,對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提供保證,以告慰不幸罹難者在天之靈。

組織化的不負責任(organized irresponsibility)

此次高雄氣爆事件所面對的風險,是典型的「人為不確定性」風險,是一種後工業社會的非預期後果。有別於過去工業社會「第一現代性」下的風險,例如:工廠排放黑煙,這種工業化副作用之風險,是區域性、肉眼可見、且可以用保險沖抵的;不確定風險是在高度複雜的系統,與人機交互作用的複雜性中,使得安全措施被層層隱藏在系統的各種路徑中、抵銷、抑制,使得失靈事故變成常態與系統性,既無從防範、也無可預期(Perrow,1984)。就像本次事件中,汽機車每日在市區馬路上跑動,而埋在路底下錯綜複雜的丙烯管線卻順著地下水道系統,隨著網路系統,跨越邊界四處流竄,在高雄前鎮、苓雅等區作帶狀和網狀的爆發,讓災害波及到完全不相干的人身上,這正是「第二現代性」風險的主要特徵。

事件發生後,大眾才驚覺箱涵管線在施工、監工、驗收、查核、會勘、維護、資料登錄、以及丙烯輸送壓力異常時操作人員處理等各種面向都出現了層層失誤,印證了社會學者Ulrich-Beck所說的「有組織的不負責-任」。Beck(1999)歸納出這種新風險與過去自然風險的差異,包括:(1)難以感知的:是人類知覺系統感覺不到的,風險的嚴重程度讓人遠離了預警檢測和事後處理的能力;(2)跨區域或全球性的散播:甚至傳給下一代,且不分貧富差距;(3)使保險失靈:過去的受害者補償、風險計算在當今難以操作;(4)災難事件結果多樣化,且無法排除;(5)風險是內生的:今日的風險是昨日的理性決策,伴隨著人類的決策與行為,是各種社會制度技術與應用科學等運行的共同結果;(6)風險存在成為現代社會的基本特徵,也是後工業社會的內在特質。

正視風險的脈絡知識

事實上,風險治理其實是一種注意力管理,當政策制定者與企業決策者被注意力經濟佔據時,留給風險的注意力就相對稀少了。傳統的風險管理是一種「科學基礎」的觀點,將風險視為是一種外在客觀對象(Object),對於單一來源的風險類型可以透過機率的概念,計算風險出現的頻率與嚴重性。但是面對第二現代性的風險,決策者與企業領袖卻要將注意力焦點,從能夠數量化已知的客觀風險,轉向「風險的脈絡(risk in context)」(Wy-nne, 1991)。更前瞻性地去探索人們的無知(known unkn-own)與未知(unknown-unknown),去創造並擴大對鑲嵌-在脈絡中的風險知識。

由於第二現代性的風險往往有多重風險來源,造成區域性或全球性的後果(例如:溫室效應、或像這次高雄市區有毒化學物質在地下流竄)。這種人為的風險是在一個設計巧妙的控制社會中衍生,是現代化的產物,有全球化與結構化的現象。在網路社會中,風險的擴散更以加速度方式,不再侷限於產生風險的地方,會讓原本毫不相干的人深受痛苦,造成地方性後果。因此,不斷擴大到跨學科科技整合的分析,有越來越高的重要性。

羚羊和鹿在遭遇危險時,往往臀部會豎起白毛外翻,高高跳躍,警示同伴附近有危難臨近;有許多動物對於危險臨到時,也有敏銳的感知能力,發出特別的聲音大叫,警示同伴,例如這次氣爆前有許多鼠竄與狗吠,這便是一種動物本能的預警能力。然而,活在高度精妙設計的工業化社會中的人們,卻因為習慣性地盲從地各種組織專家與公共機構所提供科學性陳述和知識,以為風險已經完美地被控制了,使得應有的風險感知的本能失靈,許多在第一時間寶貴的內隱之知(tacit knowledge) (Strati,A.2003;and2003)帶來的重要線索,被專這次高雄氣爆的不確定風險事件中,一連串「不知不覺」的累積促使事件一發不可收拾。這些「不知不覺」包括:(1)誤解或誤判(事情一發生時大家錯把丙烯當成瓦斯;市府防災部門誤判形式,不但未管制人員,強制關閥門,還要民眾安心回家睡覺;華運誤判氣體壓力監控儀器,明知流量異常仍繼續送料)(2)對風險知識有選擇性的接受或傳遞(市府的地下管線圖資料記載錯誤;涵管中偷渡石化管線,管線單位未盡通報之責);(3)無能去知(消防隊沒有足夠的設備與訓練判讀氣體;市府缺乏對危險氣體辨識研判、以及安全標準作業的專業能力;居民完全不知自己住家旁的馬路埋有石化管線;大型石化工安法令散落各部會、無法協調);(4)無意欲去知(承包商瑞成公司未依圖樣施工、市府草率驗收、監造;榮化明知丙烯流量異常,仍要求繼續輸送丙烯);(5)真正的無知(消防法中列管的可燃高壓氣體中竟獨漏丙烯),(6)知識的不確定性本質(長期曝露於丙烯外洩環境對市民健康的影響;丙烯外洩是否造成其他的污染與其他非預期後果)。

這一連串牽涉到各造利害關係人的「不知不覺」,印證了Beck所說的,無知與未知正是風險社會的中介媒介。當人們以為社會越現代化,有越多的知識與防止措施,就使人們越樂觀地倚賴現代科技與系統,造成本能的風險感知失靈,帶來越多的不知不覺,製造更多的非預期後果(Beck, 1999; 周桂田,2005)。這次高雄氣爆-早在六點多就有民眾感知、八點多就有人通報市府,但是這些預警的在地內隱知識,完全無法協助整個風險管理系統作緊急應變處理與預防管控,釀成十年來最嚴重的災難,令人扼腕。

以整合性知識創造 邁向二階治理轉型

正因為失去風險感知的不知不覺是造成大風險最大的動能(Beck,1999;周桂田,2001),未來我們必須將預警原則導入政府與企業組織的治理模式。過去科層結構化的治理觀念,使大家只注意到行動者與任務,忽略掉系統與系統之間彼此的糾纏(entangle)與相互連結性(interconnectedness),與在地的脈絡知識,更是治理的關鍵議題。

因此,提昇政府組織與企業組織的「知的能力(knowledgeability)」與「管理的能力(manageability)」,是面對人為不確定性的風險治理,所需要面對的二階(second-order)治理問題。由於風險不再只是單一來源,肇事者與參與者人數越多,範圍越廣,像此次高雄氣爆事件所涉及的時幅長達廿多年,歷任不同政黨的行政首長、與不同機關的工程技術人員(中油、福聚、華運、榮化、捷運工程等)均參與在其中。每一個單位都可以宣稱自己是在製造過程中次要參與者。面對這樣一個高度複雜性的議題,每個人都只有擁有片斷、殘缺的風險知識,沒有一個單一領域的專家學者能夠對於高度複雜的人為不確定風險提出有效的解決方向時,正是大家應當攜手合作,邁向二階治理系統的轉型與創新的時刻。承認每一個個人的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 (March and Simon, 1958; Wynne,B.,&Dressel,K.,2001),因此需要透過建立風險知識創造與管理的機制,共同來提升社會系統的調適能力,與組織知的能力和學習能力(Orlikowsi, 2002)。

強化治理能力未必得遵循由上而下的模式,反而是要能夠尊重在地和非正式自然資源主導權者,鼓勵參與的政策。例如,日本在面對福島核災後,關閉核電廠。全國能源轉型朝向再生能源發展,政府就是著眼於二階治理,結合並善用社區的力量,鼓勵透過社區的力量,來發展適合在地脈絡的再生能源。通過地方對土地、水等自然資源的自主權、社區的參與討論和決策、鼓勵各個地區,共同以民主社區的方式由下而上地參與在再生能源的使用上,再以政策配套(再生能源回饋費、電力自由化、拆解組合服務包)來逐步擴大全方位再生能源的目標。面對全球氣候變遷的不確定風險,發展這種二階的國家治理能力,正是當今各國所熱切關注的重要議題。如此才能增強資源治理制度與機制,在這樣的脈絡下,自然資源的管理共享,便是一種全體利害關係人的集體行動以及合作,共同致力於永續成長的目標。

在這次系統失靈的血淋淋教訓後,台灣的市民社會應該自己站起來,恢復警覺性與風險感知能力。我們需要以學習型社區、學習型組織、學習型政府的概念,來增加各階層政府網路治理的能力與連繫力。我們需要有更多整合性跨領域、跨層級的動態知識生產,以實踐社群(community of practice)的力量、不分專家、素人,更-多的社區參與,共同建構出將社會系統或組織內部與外部,高度複雜與相互連結的各種人為不確定性、和非預期後果,來預防下一次不知不覺的災難。我們也需要提供誘因鼓勵建制開放式多元理解討論的機制,讓多重利害關係人貢獻出來自不同知識論與方法論途徑,擴大整個知識社會風險感知的基礎。像這次氣爆災變後,許多人呼籲資訊公開、設置跨部會的「共同管線地理資訊系統」、跨越網狀次系統地方、區域、中央相互配合的緊急應變體系、化學防災資訊整合平台、人員訓練與不同政策與跨部會、跨政府層級間的協調與銜接,都是屬於二階治理的議題。

建立前瞻與預警的政治和治理文化

    具有前瞻性的風險治理至少應包括三個部分:探索、規格化與常規化。透過風險資訊與內隱風險知識的蒐集,就能在探索的過程中,定義出可能發生風險的不同情境(scenarios),作為未來規格化的框架。無論是由下而上的建構、或是由上而下的專家判斷所反映出的情境框架,也都可以在下一個階段常規化風險治理的願景、目標與價值形成反饋,據此再做調整。因此兼具探索和常規化面相的相關政策的設計與執行,都可以在前瞻未來的過程中,一階問題與二階問題不斷學習、調適與協調。而未來的永續治理將有更多在地的參與、跨層級的網路管理,並邁向更多的分散式多元角色自主的參與。

    Emblemsvåg(2010)指出,不確定風險本質上是無法管理的,必須是在組織預期風險的開放性中自我管理。二階的風險治理牽涉到資訊與知識管理,由於大眾對於客觀外顯的風險知識,與他們主觀對風險所鑲篏脈絡的內隱之知(看見、聽見、聞到各種異常可能風險跡象)的注意力是動態性的,像是一個蹺蹺板,對客觀風險注意的多,情境脈絡風險就少,反之亦然,而非一成不變的(Weick,1993)。因此,對於石化產業的風險治理,必須要求相關業者公開揭露資訊、建立通報制度、與監理機關,並隨時且即時地更新利害相關人的風險感知,才能達到「培養」風險意識的預警效果。此外,不單是業者、中央與地方政府、救難防災專家與技術人員,乃至於可以提供在地脈絡每一個市民與社區的一份子,人人都要負擔起責任,才可能建立一個落實前瞻與預警思維的政治與治理文化。

大家一起為守望自己的家園負責任

面對後工業化的風險社會,大家很難再用一階的思維,倚賴單一政府官員與技術專家為糾結複雜的不確定風險負全責。相反的,是每個人都要從自己家庭、鄰舍、社區、工作場所、城市、國家中,成為守望者,一起來學習承擔人為不確定風險的責任。危機就是轉機,我們更期待這次高雄氣爆的重大災難帶給台灣社會一個深刻的反思,讓我們揚棄舊的各自為政、因循苟且過時的治理模式,轉型成一個大家通力合作,預警、前瞻性

(forward-looking)的新治理模式。台灣值此一個都市更新-、產業升級、與國際網路競合的大轉型時刻,期待經歷傷痛的港都能做更前瞻、全盤的長程重建規劃。置之死地而後生,那麼透過這次氣爆所帶來的「創造性的破壞」,或許能夠使港都這個褐色工業城市,浴火重生蛻變成一個綠化、永續的智慧城市。

參考書目:

  • 周桂田 (2001),風險, 不確定性與第二現代,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現代與後現代研討會。
  • 周桂田 (2005),知識、科學與不確定性--專家與科技系統的”無知”如何建構風險,政治與社會評論,13,131-180。
  • Beck, U (1999), World Risk Society. Cambridge: Polity.
  • Emblemsvåg, J. (2010), “The Augmented Subjective Risk Management Process,” Management Decision, Vol. 48, No. 2, 248-259.
  • Ewenstein, B. & Whyte, J. (2007), “Beyond Words: Aesthetic Knowledge and Knowing in Organizations,” Organization Studies, Vol. 28, No. 5, 689-708.
  • Orlikowski, W. (2002), “Knowing in Practice: Enacting a Collective Capability in Distributed Organizing,” Organization Science, Vol. 13, No. 3, 249-273.
  • Lash, S. (1994), “Reflexivity and its Doubles: Structure, Aesthetics, and Community.” In U. Beck, A. Giddens and S. Lash, Reflexive Modernization: Politics, Tradition and Aesthetics in the Modern Social Order. Cambridge: Polity.
  • March, J. and Simon, H. (1958), Organizations. New York: John Wiley.
  • Perrow, C. (1984), Normal Accidents: Living with High-Risk Technologies.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4.
  • Strati, A. (2003), “Knowing in Practice: Aesthetic Understanding and Tacit Knowledge.” In D. Nicolini, Silvia Gherardi & Dvora Yanow (Eds.), Knowing in Organizations (pp. 53-75). New York: Sharpe, Inc.
  • Weick, K. (1993), “The Collapse of Sensemaking in Organizations: The Mann Gulch Disaster,”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Vol. 38, No. 1993, 628-652.
  • Wynne, B. (1991), “Knowledge in Context,” Science, Technology & Human Values, Vol. 16, No. 1, 111-121.

l   Wynne, B., & Dressel, K. (2001), “Culture of Uncertainty – Transboundary Risks and BSE in Europe.” In J. Linnerooth-Bayer, R. E. Löfstedt & Sjöstedt (Eds.), Transboundary Risk Management (pp. 121-154). London: Earthscan Publications.

 

遲早的事故:對高雄氣爆事件的看法

陳政宏 成功大學系統系副教授

 

2014年7月31日晚間高雄的嚴重氣爆事件。Perrow《當科技變成災難》(原書名:Normal Accident)書中那張著名的系統特性分佈圖,把交互作用的複雜或線性程度,及耦合的緊密或疏鬆程度做為兩個軸,來表示各類系統的特性。其中交互作用最複雜且耦合程度最緊密的,也就是最難控制與預測的是核能電廠,再來是核武意外,而同在此象限內稍微好一點但是也很危險的還有飛機、化工廠、太空任務。此次的氣爆事件就屬於化工廠的系統部分。

雖然何明修教授已經引用Perrow的理論來分析(〈正常的意外在高雄〉),並據以建議應該要「降低系統的複雜程度,多保留一下退路,或者是改採寬鬆相連(loose coupling)的設計。」但是若從這些工業系統的構造來看,無論是核能電廠、飛機、化工廠、或太空任務都一樣,除了極少數可以拆解的周邊步驟(例如從飛機發射的太空載具)外,這些系統是不太可能降低複雜程度的,原因在於其技術上的本質就是把許多不同類需求與功能的元件組合成可以運作的系統,其技術的複雜性起源於其任務目的本身就是複雜的(例如化工廠的一貫作業),或物理上必然的限制(飛機必須一直保持能產生足夠升力的狀態)。因此,若要求降低系統複雜度,等於要求做一個完全不同的系統,甚至是放棄原來的目標。

因此,對這些系統來說,唯一可行的方法是降低耦合程度,讓元件以較寬鬆的方式產生關聯。這些在技術上通常是可行的,甚至我們可以說大部分的複雜耦合系統是從寬鬆與簡單的系統逐步演變來的。Perrow的圖上有個跟化工廠一樣複雜,但卻是耦合程度最低的系統,叫做大學。若我們比較一下化工廠與大學就知道差異所在:大學的教育效率及行政效率很差,平時的文書運作或人與人的互動之間沒有環環相扣的設計。化工廠不可能設計成這樣,不然一定虧本,失去商業競爭力。所以為了追求效率,化工廠之類的工業系統必然要有一定程度的緊密耦合。我們為了確保這些系統的安全性,也會加裝一些類似防止骨牌一次倒光的安全緩衝空間,只是有時這些安全措施同時也加深了系統的複雜性。

再者,我們也必需瞭解工程系統的有兩項與此相關的本質,一個是「人也是系統的一部份」,我們必須考慮人的因素;另一個是莫非定律中的「凡有可能出錯之處,必然將會出錯」,只是機率高低的問題而已。換句話說,不管是零件還是操作的人,都有一定程度的失誤機率,我們在設計與操作時必須考慮事故的機率與應變的方法,甚至因此改變系統的部分設計。

最後,系統的實際運作在嘗試錯誤之後,會在風險與效率之間達到一個平衡位置。而除非有新的技術突破,不然對風險的低容忍,就會促使效率降低及成本的提升。所以,就像過去數十年的民航災難史所顯示的,每當災難變多,人類對於風險越來越不能忍受時,只好稍微犧牲效率,加強安全措施,同時等待技術的突破或系統管理方式的改良,直到新技術或新管理方式的成功,同時提高了安全性與效率為止。

回到高雄氣爆的事情來看,城市與化工廠原本都是複雜系統,城市的耦合程度較低一些。而事故發生的原因與其他複雜系統類似,當然是好幾個環節都出錯才導致的。這些環節從事故的失誤樹推理分析大概是這樣:

丙烯大量外洩ß輸送操作失誤ß丙烯少量外洩ß丙烯輸送管破裂ß丙烯輸送管與排水箱涵交錯並長久腐蝕ß油管/丙烯輸送管埋設於住宅區馬路ß油或石化原料需從高雄港輸送至仁大工業區ß石化工業區規劃ß石化工業的政策

所以,若要究責,第一個當時直接操作輸送的人員要負直接肇事的責任,因為沒有在疑似外洩時採取較為安全的措施,而其基礎專業知識、訓練或上司給的工作壓力是否恰當也應該是調查重點。但是若往前追究,輸送管的維修檢測工作及其當年位置規劃與施工方式則有間接責任。而最根本的起因在於石化工業區及其管線的規劃,導致管線必須與排水箱涵交錯(無論誰先設置)並經過人口稠密的住宅區。這些都是使系統複雜並且更緊密耦合的因素。

這個組合中,1937年的都市計畫中已經規劃好了此次事件中的各條道路,而且在1955年的都市計畫中畫為住宅區等。然後事件中的李長榮化工廠所在的仁大工業區是1970年才由經濟部規劃的(經濟部仁大工業區服務中心園區簡介),背景應該是承續1960年代規劃的石化工業發展政策。如果當年的石化工業區不在內陸,而在海濱,就不會需要有長程的陸上輸送管。如果輸送管的路線規劃有尊重、遵守已經完成的都市計畫,而選擇繞道或經過人口較少處,並且兩側規劃緩衝帶,事故即使仍會發生,後果也會較輕微。如果排水箱涵施工時,請輸送管也修改一下路徑,或許可以避免此次事故。如果操作人員的訓練與專業常識再更好一些,或許會在少量外洩時停工檢查管線。

以上這些馬後砲的如果,只是顯示事故的環環相扣,以及系統結構上如何埋下發生事故的環境,以致於人為的一兩個錯誤就足以造成大災難。未來,我們或許需要體認的是:人為的錯誤是免不了的,系統的設計要如何盡可能減少失誤發生的機率及其帶來的影響,並且盡可能控制失誤的影響範圍。或者在人類能承受的風險與成本權衡下,準備好面對終究會發生的大災難。或許,那不能稱為正常的意外,而是遲早的事故

我們未來面臨的問題與挑戰是:第一,技術上如何評估及降低失誤的機率,特別是人的部分會與人員素質、訓練、知識、專業倫理、人事及營運方式與文化、管理制度等諸多因素相關時。從前臺灣的土木工程師都會把安全係數自動調高兩三倍,因為顧及施工現場會有一定程度的偷工減料,而預作防範;現場的工程師與技工也知道設計圖上的安全係數其實比教科書或施工規範所規定的更大,因此適度的偷工減料也還算安全,他們會盜亦有道,自我克制,不致於讓房子真的容易出事。看來,未來的工程師與工業管理者似乎也要學一些心理學及賽局理論?又如,美國Exxon石油公司的Valdez 號油輪在阿拉斯加的漏油事件後,美國運輸安全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所檢討的不只是當時的操船者,還包括提供環境資訊的海岸防衛隊,以及船東的船員管理制度;近年來,各航空公司也十分注重駕駛艙管理,以減少駕駛失誤的機會;我們高速公路也開始倡導不要疲勞駕駛。這些都是降低人為錯誤的系統管理手段,而不是只注重在操作者的技能與道德,或者執法的技巧與強度。

第二,無論是救災現場找不到源頭或者當時管線與箱涵施工時所暴露出來政府單位間的橫向聯繫不足,以及平時資訊溝通欠佳的問題,乃至於輸送管路線規劃與工業區規劃,都顯示我們需要更系統性地規劃大型的活動,並讓事務官更有系統性的視野及能力,且在制度上鼓勵橫向聯繫。而後兩者其實已經非關科技,而是人才培育及公共行政的方式需要革新的問題。第三,除非我們不追求利潤與效率,否則未來的複雜系統的事故機率難以降低到趨近於零的程度。所以,除了部分減少耦合程度外,或許我們應該思考及發展的是如何以略微增加成本為代價來降低事故的影響,而這若有預防性的事先規劃,只會有遲早會發生的小事故,不會有難以預料而遲早發生的災難。

 

圍牆兩側的公民科學知識與工程專業知識
洪文玲 高雄海洋科技大學造船系/STS中心主任

 

高雄氣爆事件後在一天一爆料,劇情大迴轉的狀況下,網路公民也開始建置了石化產業發展的時間軸,幫助我們釐清,這塊土地與上面的人事物,是如何從戰後發展到現在,演變成最讓人傷心氣結的本土劇。在聚焦於石化產業與高雄的城市發展時,我們必須同時考量兩個相關團體知識發展的軸線,就是公民與(化工,或工程)專業人士。

高雄的海軍第六燃料廠,民國34年由數位大陸來台的中國石油工程師與實習員接管,初始有國外工程師指導,後來則依靠自製設備慢慢摸索,開始建構中油高雄煉油總廠,並逐步擴充,建立一輕成為台灣石化工業的起源。

在這個產業發展過程中,所有的規劃盡是以產業的擴充為考量。以本次相關的管線來說,民國34年,高雄總廠由中國石油公司接管,該廠的第一條油管是沿著縱貫鐵路經鼓山區進入市區,包含一段鋪設於愛河底。當時的輸油管長達15公里,沿著鐵路於地面鋪設,兩根六吋輸油管,連通煉油廠和高雄港之間。這兩根輸油管是由當地的鐵工廠以戰後的物資施作的,因為當時物資有限,施工水準也不成熟,完成後在試驗水壓時就有焊接露孔的問題。輸油時,有時油漏進稻田,引起一片火海,有時火車經過,油從火車澆到火車尾。

於是工程人員向當時的廠長賓果博士建議遷移,以12吋的輕便油管,以橡皮墊頭安裝,沿公路地面鋪設, 地權容易取得。接著又安裝四至六吋支成品管三條,輸送原油及重油。後來應公路(一省道,民族路)拓寬需要,全部改為地下管時,已使用十五年了(民五十多年?)。在興建大林蒲油港工程時,民國56-58年間,因林園廠-所需之油料由大林蒲分廠供應,且林園廠開工以後,有一些產品和副產品,必須送回總廠處理,共需要八根長途油管。「在配合前期計畫而提出建廠需求的下游廠商,如中化丙烯腈廠、台塑及台聚等,均將在仁武大社工業區內擴廠或新建,因此必須以長途油管將林園廠的部分產品送達三十五公里以外的仁武、大社工業區。乃初步決定埋設三根,以輸送乙烯及丙烯,後來台聚公司決定自行投資埋設一根,其設計及施工及委託本公司(中油)辦理。完工後,將有四根油管與高廠仁武大社工業區連成一氣。對於產品的輸送及調整,大有助益。」雖然這些勢必對在地居民構成或大或小的風險,但是這些油管鋪設遷移的過程,民眾的參與及了解,顯然當時並不在這些公司與工程人員的考慮之內。

雖然化學工廠所排放的物質,時常會落到隔鄰的尋常百姓家,但是相關的化學品知識,卻未曾跨越工廠的高牆。台灣的化工學科起於日據時代台北帝國大學工學部應用化學科,成立於1941年,台灣化學工程學會則於民國42年即創立。在民國60年間,化工業迅速成為當年的”高科技業”,能到化工業任職的,都為一時菁英之選,中油國營企業的工作保障更是羨煞許多人。石化專業知識與實務技能在這個時期大幅發展,民營廠商紛紛設立,十大建設的招牌更標示著北高雄成為石化重鎮。

但這一切光彩只屬於圍牆內。以中油高雄廠與後勁社區為例,即使高雄廠於民國59年即成立「環境衛生小組」,民國66年成立「汙染防止工程專案小組」,建立石化廠內自主要求環境維護的實質單位,但在民國76年,後勁居民仍是受不了煉油廠的日夜汙染,起而反五輕。場內各種專家小組對於石化專業工廠內的”環境衛生”實踐,並沒有解決圍牆外居民所感受到的環境問題,居民意識到專家或專業知識是如此的遙遠疏離,因而只能起而反抗以專業之姿凌駕於公民意願之上的霸權。

高雄總廠四十年的運作,傷害的不只是場內外土地,還有產業與公民之間溝通的可能性。在五輕建廠之後,後勁社區走上掌握公民科學力的道路。為了要證明煉油廠所造成的汙染,後勁社區以油廠的補償金所生的利息,聘請學院的專業人員檢驗樣品,許多時候更和環保局進行平行採樣,以防止檢品被不當處置或調包。透過這些操作與檢驗報告的解讀,後勁社區終於得以提升自己在相關環保場域的論述權力,在民國94年之後,陸續促使高雄廠內外數筆土地被宣告為汙染控制場址。工廠內的專業知識,一方面並沒有協助,或挹注公民科學的發展,再者也未從公民從環保議題所發出的吶喊,回饋於對專業知識發展方向的檢討。所以,不令人意外的,在台灣化學工程學會出版的台灣化工史叢書中(2012),仍將環保議題視為化工產業發展的最大阻礙。

後勁居民生活在高雄廠隔鄰,對於高雄廠的排放物質,靠著身體的感知與記憶,加上某些科學家的公民服務,以公民科學力與專業知識在許多場域爭取到與官方、工廠對話的地位。但是,一般的高雄居民,在未被告知管線的確實位置,及其載運的氣體的無所知狀況下,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狀況,完全無法主動採行任何避險措施,讓這起憾事的傷害減低。

對於油管與公民生活空間的交錯,美國則將公民的知情與對相關物質的科學教育責任,定由管線使用公司負責。例如,2007年在密西西比州,一個輸送液態丙烷的管線在鄉下地區破裂並爆炸的案例,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認定的責任除了管路焊線的失效之外,其他歸於該公司的公共教育不適當,政府對使用管線的公司的公眾教育及推廣要求不力,及當地政府的緊急事件溝通能力不足。後來的處置,則要求管線使用公司必須確認所有居民收到相關的科學資訊,並確認緊急應變人員(911)知道如何在該公司管線發生問題時有所應變。

在現在的台灣社會,在網路管道的助力下,如果公民的知情權得到尊重,將這些與工業相關的資訊開放供公民檢索,廣大的知識公民就創造了一個沒有正式編制的災防系統。在過去,專業知識的平民化以「科普」為代表,相當強調將艱深的科學現象變成有趣近人。但是在高雄這種工業城市,公民需要的是與產業運作直接相關的科學知識,如管線化學品氣味、危險性,及管路破裂相關的物理現象,或是對於化工廠/石化廠的正常/不正常運作流程的認識,具高度指定性特殊性。一般產業公司要達到有效能的,與非該專業的公民的科學溝通,則在原專業知識系統內必須發展出一種不同於專業的論述方式,這就會促成專業知識的質變。如果災後馬上要求各公司,必須訂定提供給周圍居民的公眾科學資料,封閉的專業知識一方面必須發展出適合於不同背景公民之說明方式,一方面這樣的跨領域互動將可回饋於該專業,而促成知識與技術發展的方向的再思考。

筆者曾經訪談過的一位年輕工程師說,他無法接受自己的設備明明運作良好,卻造成居民的空污困擾。如果我們學院內的工程教育,以培養一個有社會責任意識的工業人為目的,他所堅持的就會是「不會造成居民的空污困擾的才是好設備」。期待,台灣學院內的工程教育,要為了造福社會的工業做工程教育,不是為了追求SCI科學做工程教育。為了工業作工程教育,才能成為社會的工程,才能是公民科學與專業知識互相流通的永續工程。

中油高雄廠汙染控制場址

http://www.cpc.com.tw/big5_BD/kor/content/index01.asp?sno=43&pno=42

台灣化工史,翁鴻山主編,2012,台灣化學工程學會出版)

 

環境、健康與安全(Environment, Health, and Safety, EHS)的災難應變思維看高雄工業大爆炸
翁裕峰/成功大學人文社會科學中心‧醫學、科技與社會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員

 

[地圖是以GPPGLE地圖系統製作,目的在凸顯顯石化上中下游如何貫穿高雄市中心區,所以特別放進來,讓讀者可以理解丙烯如何從高雄的北中南進到李長榮等的工廠。]

圖一  丙烯生產者、運送者與消費者的關係地圖 (翁裕峰以估狗地圖系統繪製)

科技應用的已知或未知風險要如何面對,組織系統如何因應這些風險,已是全球性的問題,國際風險治理學會倡議預警示風險治理架構,採用包含利害關係人參與在內的溝通做為治理核心,從天然災害、人為災難、到恐怖攻擊都是這種治理概念涵蓋的對象(IRGC, 2006: 49-57)。這種治理架構,關心的是社會所面對的全球性-風險,特別是對人類的環境、健康、與安全(Environment, Health, and Safety, EHS)具有潛在危害的議題,以-培養公眾對風險治理的信心(IRGC, 2006: 5)。

731這次高雄大爆炸(見圖二),禍首資料大致上指向李長榮化工跟華運兩家公司。前者是丙烯的消費者:購買丙烯從事石化商品製造;後者是丙烯的銷售者或是輸送者,賣丙烯或是以其設備將丙烯送至消費者的廠區。在高雄,負責把丙烯原料賣給李長榮的,還有中油高雄廠(也就是一般社會大眾認識的「五輕廠」)。這個廠每年生產28萬噸的丙烯,分別供給位於仁武大社石化工業區的李長榮跟中石化兩家石化業公司(中油,年代不詳)。另外,中油在林園蓋的新三輕(根據范振誠的〈2012年第四季及全年時化產業回顧與展望〉一文,顯屬高質化石化產業鏈的一部分),也將要加入生產丙烯的行列,新增45萬噸的年產量,預計用以穩定包含「李長榮 (生產聚丙烯) 、中石化 (生產丙烯月青)、信昌 (生產丙酮)等公司」對丙烯的需求(范振誠,2013)。這個丙烯的石化上下游產業鏈,在地理位置上已經從南北兩個方向把高雄最繁華的地區包夾其中,其生產關係位置如上圖。(詳見 作者製作的沽狗地圖https://mapsengine.google.com/map/ edit?hl=zh-TW&authuser=0&mid=zCz4zKLqLwjY.k3jsXq7xnqIE)。

這樣的關係圖當中,上游如中油、華運等公司,將石化原料透過地下管線銷售給中游石化產品的製造商如李長榮、中石化,這些公司再製造出高性能塑膠材料等,供給至國內、外下游製造商,生產各種用途的塑化產品。爆炸事件之後,這種生產-消費關係若繼續存在,-意味著生產與使用丙烯之類的石化原料廠,短期內無法遷廠。那麼對繼續在高雄市製造生產、買賣、運送丙烯等石化原料這件事,要採取什麼角度,才有辦法面對未來的災難風險治理呢?根據事故發生後,社會大眾及媒體輿論追究管線責任的過程可以發現,公民實質參與,結合媒體揭露風險位置與問題性,顯然給了我們一些答案:公眾參與式溝通是個需要被積極考慮的方向。爆炸事件發生之後,第一個被問的問題是誰的管線?其次誰管的線?第三個是為何管理油料管線的主管機關無法知道或發現管線用途已經變更用途或是埋設位置不合法?

根據相關研究,以及蒐集到的災害應變法制與事故發生過程的資料顯示,這個應變制度在準備、整備、防救應變以及重建四個階段,皆未汲取九二一地震、SARS風暴(翁裕峰,尤素芬,2006)、八八風災(翁裕峰,2009 )、國家介入職業安全衛生管理系統驗證(翁裕峰、尤素芬,2010 ),油品假冒事件(翁裕峰,2013 )、日月光污水案(翁裕峰,20132014 )的歷史教訓,採取積極負責任的態度落實既有的災防體系制度,反而是以有限的經驗做專業選擇式的應變,沒有顧及第一現場民眾的經驗性即時資訊,以修正應變措施,終致災難發生。即使事後公民團體要求公佈管線圖以及重新檢討管線設置的安全問題(地球公民基金會,2014 ),經過媒體四天從地方到中央的追逐後,經濟部才被迫公開回應管線問題,包括只管能源管線 、不管如丙烯等石化原料管線,也不知道管線的位置且基於國安考量不能釋出管線圖等(蘋果,2014三立,2014a)。有些在高雄置產的企業大老闆已經跟高雄市民及公民團體一樣,不接受經濟部對管線的解釋與回應,也認為民眾對於此類管線的分布圖有知的權利(三立,2014b)。

產官學模式的風險治理早已被國際風險治理社群所摒棄,最有警覺性與問題性的民眾若仍一再被排除在管線重建的討論會議之外,會是一種致命的錯誤。有關未來管線的調整設置方面,經濟部只找業者、地方政府與學者專家協調,最後決議的管理方式竟仍是此次出災的「業者自主管理」(自由時報,2014 ),民眾只能是被決定的角色,完全與此次災變過程中的民眾角色不符。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社會大眾、媒體輿論的角色,經過了一週對管線管理責任的追究,使得工廠管理(例如高壓氣體操作過程之監督)( TVBS,2014htt蘋果,20140c )、公共建設管理(例如油料等管線埋設穿透排水箱涵等)(風傳媒,2014自由時報,2014b )的過程,國家監督的問題等種瑕疵逐漸持續的顯現出來。這就是公民參與的力量。就以往公民參與過的災害重建工作來看,過去各種災害重建的經驗中,公民參與的效果是不可磨滅的(行政院研考會,2012 ),特別是九二一的重建(顧忠華,2012 ),高雄氣爆事件的災害應變過程也不斷地在提醒我們這件事(見圖三)。

生活在各種工業災難風險中的我們,必須思考讓公民參與環境、健康、安全災難應變的討論,並給予充足的資訊,才能造就全災難應變的國家防災體系。這是上述災難應變思維的原意,也應該是台灣社會企盼的下一個社會正義型方向。

 

圖二 丙烯沿三多一路往85大樓方向的三多二路排水箱涵炸開 (翁裕峰攝)

圖三  爆炸發生後不久,也是受災戶的民間業者投入災後協助工作 (翁裕峰攝)

註:

為促進公眾參與式溝通,本文利用當代網路科技工具,將本文參考文獻來源,以及如何蒐集到這些參考文獻的方法,均以超連結方式展現在內文中,請欲參考者,點選超連結及可找到這些資料。不再以傳統引用文獻格式列出參考資料。

誌謝:

以上整理分析係來自過去國科會(今科技部) 、勞委會(今勞動部)、國健局(今衛福部國民健康署)等研究計畫之補助所不斷累積的成果,包括NSC97-2511-S006- 012NSC-98-2511-S006-005NSC-98-3112-H006-002NSC-99-2410-H006-077- MY3NSC-102-2511-S006-012-MY2、NSC102-2627-S006-001、NSC102-2420-H00 6-014-HS1、IOSH97-E101IOSH100-E101DOH96-HP1701(見檔案1頁29) 等。

本文相片來源:感謝高雄市名貴大飯店借道拍攝。

 

高雄氣爆相關討論及新聞

 

 

STS活動快訊
 

<國內>

  1. 醫療化的在地樣貌工作坊
  • 時間:2014年9月12日
  1. International History, Philosophy and Science Teaching, Asian Region Conference

     <國外>

  1. 6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European Society for the History of Science:
    Community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1. Seventh Meeting of the Asian Society for the History of Medicine:Food and Health
  • 時間:2014年12月15-17日
  • 地點:香港大學人文社會研究所

                   網址:請參見大會網址
http://www.hkihss.hku.hk/filemanager/content/conference_site/Food&Health/index.html 

 

徵才資訊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醫學、科技與社會(STM)研究中心徵才

一、徵聘職級:專任助理教授(或以上)

二、徵聘名額:一名

三、專長學術領域:具人文社會領域專長者,以醫療健康為研究主題者更佳。

四、應具資格:具國內外相關領域博士學歷。(具部定助理教授資格者優先考慮)。

五、工作內容:

協助並推動科技與社會相關課程教學。

六、應徵資料:

1. 詳細履歷

2. 研究旨趣說明

3. 教學理念說明

4. 可授課程之課程綱要(三門)

5. 證明文件:博士學位或部定證書影本、相關經歷證明影本

6. 學術論文著作及相關資料

7. 兩封推薦函(須由推薦者直接郵寄)

申請所需資料(限以中文或英文撰寫):所有資料掃描成PDF檔,A4尺寸。

七、申請截止日期:2014年10月1日。

八、預定起聘日期:2015年2月1日 。

連絡人:李筱嬋 06-2353535 ext5014 hsiaochan@mail.ncku.edu.tw

 

徵稿資訊

 

2015年臺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第七屆年會徵稿公告

主辦單位:臺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中央研究院

舉辦時間:2015年3月26日(四)至28日(六)

舉辦地點: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段 128 號)

年會主題:正常與異常:我們從未正常過?

在醫學、科學、乃至於日用生活的範疇中,人們經常需要做正常和異常之區別,因為在許多情況下,兩者有著實質性的差異,不能不加以區分。但是,在現實人類的歷史發展與社會變遷中,卻很難找到一個固定不變、放諸四海皆準的絕對標準,正常和異常的界限經常隨時代的變遷與社會文化的差異而變動。據此,本次大會主題旨在從STS的角度,透過對於當代社會議題之解析、歷史現象的陳述,乃至於現代科技的反省等方向,徵求相關研究論文的發表,以闡釋或澄清「正常與異常」此一二元對立概念的相對不穩定性,乃至於其間區隔界線在不同時空條件下的演變與被詮釋特徵為何。

【徵稿形式】 

 一般論文。

與2014年會主題—『正常與異常:我們從未正常過?』相關者。

不限主題,凡與STS研究相關論文均歡迎投稿。

自行籌組論文:每組3-4篇文章,由籌組人撰寫主題及籌組說明,附上各篇論文摘要(請合併為一個檔案)。可選擇以正式論文(full papers)、工作論文(working papers)、及口頭發表討論之論壇等形式組成。

【論文形式】

不超過兩萬字的學術論文,中文為主,但也接受英文稿件。

歡迎研究生將優秀的期末報告、碩士論文改寫發表。

【摘要截稿日期】

請投稿者及論文籌組人填寫附件 「摘要投稿申請表」 並10月20日前,上傳至摘要投稿線上申請頁面。 如遇投稿問題,請來信至 2015ststw@gmail.com

摘要審查結果暫定於2014年11月20日(四)公佈入選名單。

全文繳稿日期   接受發表者請於2015年03月14日(六)17:00前繳交論文全文。 繳交方式請待日後通知。

 

2015第十三屆「性別與醫療國際研討會」

2015 the 13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Gender and Medicine

徵稿啟事

【會議緣起】

「性別與醫療國際研討會」源自2000年在清華大學台北月涵堂舉辦的「性別與醫療工作坊」,過去十多年來由各大學、醫學中心及縣市衛生局輪流主辦,已經成為台灣性別與醫療相關領域的年度學術盛會。在2008年第八屆的籌備會議中,將「性別與醫療」更名為「性別與健康」,2012年第十屆將工作坊更名為研討會。本次大會由陽明大學與中央研究院自由型計畫之「醫療史子計畫」經費支持,在陽明大學舉辦,為配合醫療史子計畫的內容重點之一「性別與醫療」,也間接呼應「性別與醫療工作坊」的原初觀點,本年度的會議定名為「性別與醫療國際研討會」。

【會議主題】

基於「性別與醫療」的研究與呼籲在台灣近二十年來的發展、還有醫療界本身在二十一世紀的新演進及其與性別的新關係─包括國際大藥廠影響力的興盛、對護理界以及對婦女健康運動本身歷史的反省、還有對醫療化及其後續概念的新時代反省,都是構成本屆會議主題的核心元素。

本屆國際研討會正積極邀請歐美與東亞性別與醫療研究的健將,擔任主題演講,研討會的主題為:性別與醫療、醫藥,暨女性醫療照顧者的歷史,後者包括護理史、女醫史、助產士史、以及婦女健康運動的歷史等,這些研究主題不但有國內學者累積的研究成果,近年來也在國際上蔚為新的反省方向。當然,在過去十二屆中的性別與醫療工作坊,以及性別與健康研討會的各類主題,也都是本屆研討會的重要子題,並與本屆會議的主題充分互動、交流與研議。

本屆研討會亦將延續傳統,舉辦「研究生論文獎」,以鼓勵優秀的新秀投入性別與醫療、性別與健康、性別與醫藥的各種研究。

【會議時間地點】

2015年4月25日(星期六)至26日(星期日),於國立陽明大學舉行(詳細議程將於審查程序結束後公告)。 

【徵稿主題】

1.凡是性別與醫療或是性別與健康等相關領域之學術論文(包括醫護衛生與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領域),都歡迎投稿。

2.論文審查分為兩大類:甲類-碩博士研究生;乙類-教師或醫療、護理、公衛、社工與其他實務工作者。

3.研究生論文獎資格:國內外碩博士班研究生(含碩士班畢業生、不含博士班畢業生),歡迎研究生依照大會論文格式與字數限制,改寫優秀的學期報告、碩士論文改寫的論文、或是working paper等,參加研討會論文的發表,並且角逐論文獎。

【審查程序與時程規劃】

1.論文摘要字數:500字以內

2.投稿論文摘要截止日期:2014年11月30日(星期日)

投稿人請在期限內將發表人基本資料(姓名、單位、e-mail、電話、住址)及500字論文摘要投稿至ymmedhistory@gmail.com,並於主旨處註明「性別與醫療國際研討會論文摘要(論文類別:甲類或乙類)」,如未入選口頭論文發表,是否願意參與海報展。

3.論文入選名單公告日期:2014年12月15日(星期一)

4.論文全文繳交截止日期: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5.全文論文格式:經初審通過者,請於期限前,將論文全文(一萬五千字以內)暨中、英文(兩者皆需)摘要,以附檔形式(word檔,內文請用新細明體12號字,標題採標楷體14號字,段落格式單行間距,註腳以隨頁註腳方式)寄至e-mail信箱。

6.相關訊息公佈於研討會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site/gendermedicine2015/

【主辦單位】

陽明大學與中央研究院「新世代跨領域科學人才培育計畫」「醫療史研究群的建構與發展」子計畫、陽明大學性別研究學分學程

【聯絡方式】

信箱: ymmedhistory@gmail.com

電話:(02)2826-7000 # 6305

聯絡人:洪均燊先生


                       
標題圖片: 
目錄圖片: 
固定底圖: 
附件: 
禁止上傳附件2: